【媒体声音】虚拟运营商怕亏损?NO,怕的是市场不公

2015-10-28

 

原文作者:中国科技网  王飞

 

 

 

 

  年关将至,虚拟运营商2年试验期即将结束,虚商的命运引人关注。

 

  试点期内,虚商发展过程宛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一开始被广泛叫好,由于业务不佳又被迅速看衰,随后市场开始由火热转为冷静,但随着今年底试点期临近,各大虚商又开始躁动起来。

 

  截至今年8月底,虚拟运营商移动转售业务用户总数达到1123万,平均月净增200万左右,占全国移动电话用户数的0.9%,占全国净增用户数的48%。

 

  与此同时,目前42家虚拟运营商的业务发展不平衡,放号的虚拟运营商只有35家,真正在发展用户的虚拟运营商不到10家。用户量最多的已达几百万,最少的则面临着单月线上发展不到10个用户的尴尬。

 

  在42家虚商当中,目前拥有最大规模转售用户的蜗牛移动稳坐虚商头把交椅。作为游戏虚拟运营商,蜗牛移动自开启虚商业务以来,通过将转售业务与游戏业务进行融合,已经积累了超过350万用户。其170号段免卡产品用户拥有游戏特权,每月消费话费就可得到游戏福利。

 

  毫无疑问,市场业绩将是影响虚商能否拿到正式牌照的关键因素之一。对于能否拿到正式牌照,蜗牛移动CEO陈艳很有信心:“按照当前的发展态势,蜗牛移动拿到正式牌照应该没有问题。”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42家虚拟运营商仍全部亏损。对于亏损这样敏感的话题,陈艳并不避讳。在她看来,与目前互联网行业的先烧钱再赚钱模式一样,民企敢于在进入通信行业后如此大手笔投入,看中的是未来而并非现在,所以暂时的亏损很正常,也可以接受。“对民企而言,并不担心亏损,而是担心行政管理限制资源所带来的市场不公。”

 

 

蜗牛移动CEO陈艳

 

 

  陈艳坦言,尽管从长远来看,随着铁塔公司的建立以及网运分离的提出,未来虚商的创新空间将加大,但从现实角度而言,当前整个虚商行业当前的发展还面临三大方面的困难和挑战。

 

天然依附运营商

 

  在陈艳看来,由于国家的政策定位,虚拟运营商在基因上就注定了要依附于三大运营商而生存。“虚拟运营商在号码和套餐业务的开展中,产生的流量和通话时长都需要从运营商那里购买,在通信技术上也完全依赖于三大运营商的网络系统。这是虚商的先天不足,短时间内很难改变”。

 

  实际上,在2014年,曾有部分虚拟营运商用户反映自己的手机号码无法接收到验证和通知短信;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工信部甚至亲自出现要求三大运营商解决这个问题。可见三大运营商的技术优势和权利惯性之大。

 

  目前中国的虚商现在还停留在移动转售阶段,即只能推自己的sim卡。陈艳认为,国外虚商的发展模式值得借鉴。“虚拟运营商经过初期的移动转售模式之后,会慢慢向‘全虚拟运营商’转变,” 陈艳表示,“全虚拟运营商的概念就是不仅拥有业务自身系统与基础运营商对接,同时虚商拥有自己的核心网与基础运营商对接,如拥有自己的HLR(归属位置寄存器)、MSC(移动交换中心)、GGSN(数据业务网关)等,这种模式对运营商来说,主动性最大,开发增值业务的能力也强,能使虚拟运营商做一些更好的差异化创新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蜗牛移动已经自建了BSS,进行自建、自开放、自更新,按基础运营商的标准进行运营,也通过技术手段和产品管理避免了垃圾短信、号码诈骗等问题。

 

码号资源受限

 

  对于虚商的码号资源问题,业界也诸多诟病。不解决通信入口问题,资源平台等问题,虚商业务就没有办法进行差异化。

 

  对此,陈艳认为,试点城市限制和码号资源问题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虚商的积极性,“老实说,像蜗牛移动这样的民营企业并不担心亏损,而是担心行政管理限制资源,客观而言,目前的码号资源并没有严格按照市场规则去分配。”

 

  截止目前,蜗牛移动目前拥有350万虚拟转售用户,而其他拥有同样数量码号资源的虚商的用户数量却不在一个量级上,甚至有的虚商占着手中的码号资源而不做实际业务。

 

  “我们的码号资源一直供不应求。”陈艳透露,“蜗牛的号段激活率是75%,远高于行业平均的30%,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求开放1000个号段的申请始终得不到满足,这实际上是另一种形式上的不公平,码号资源应该按照市场化的方式进行配置。”

 

“批零倒挂”顽疾难解

 

  本来虚商的一个显著优势就是可以根据市场和用户的需求对套餐内容和价格进行个性化的定制,比如说无最低消费、流量不清零、无漫游、同一个价位拨打全国等等。但显然,由于成本等种种因素,许多虚拟运营商的资费并不比三大运营商的便宜。

 

  这其中最核心的就是“批零倒挂”所反映的价格和资费问题。当前虚拟运营商从三大运营商处拿到业务的批发价格,高于自己提供给用户的资费价格。品牌影响力不及三大运营商的虚拟运营商想要真正参与竞争,价格是重要的手段之一,可“批零倒挂”让虚拟运营商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局面:或者资费价格没有竞争优势,根本吸引不来用户;或者降低价格和运营商竞争,但用户发展越多亏损也越大。

 

  陈艳认为,“这可能跟基础运营商在整个产业链所扮演的角色有关系,如果基础运营商在虚商领域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这样的双重角色很难让批零倒挂现象真正得到解决。”

 

  尽管如此,陈艳还是认为,一些虚商不是潜心研究差异化的业务创新,而是一味打价格战的做法仍是博眼球的短视行为。“深入细分市场和差异化业务创新是虚商的机会所在,而由此带来的品牌和服务则是虚商赖以生存和立足的核心。”

 

  在国内市场现有环境下无法在更大范围施展拳脚,广阔的海外市场或是虚商一个新的战场,陈艳和蜗牛移动也正在把目光转向国际市场。

 

  陈艳透露,今年7月,蜗牛宣布推出国际免卡,面向美国、新加坡、韩国、日本、泰国、柬埔寨六个国家,包括4日套餐、15套餐和30日套餐,例如,最便宜的泰国、柬埔寨免卡价格为50元,美国免卡为30日套餐卡,包含美国本地无限语音、无线短信、4G流量5GB,3G流量无限量,售价180元。据悉,该业务直接跟国外的基础运营商合作。

 

  最新的消息是,蜗牛移动国际免卡业务已经在上海浦东机场铺开,用户在柜员机上可自助购买免卡,未来,该服务还将在北京首都机场和广州白云机场铺设,年内将完成部署。

 

  陈艳坦言,在2年的试点期内,蜗牛移动一直在埋头苦干,“运营商做过的我们也做了,运营商没做过的我们也做了。”尽管如此,她依然坚信,随着电信改革的深入和市场政策的放宽,虚商的未来仍然可期。至少在她看来,“明年将是蜗牛移动的一个腾飞之年。”